摘要:如何保持摄影与其他新媒介之间的竞争力。
 当人们的阅读习惯由纸媒到数媒的转变基本完成,当网络发达到前所未有的的程度,当影像之于其他媒体所产生的效果不在像从前,我们的摄影该往哪儿走?
 在摄影术发明之前,绘画一直充当记录视觉信息的媒介,而摄影术发明之后,绘画结束了它充当记录视觉信息媒介的历史使命,开始全心全意的转入思想创作领域。在报到领域,摄影术的发明打破了文字一统的格局,进入了图文并茂的时代。在这一大环境下,科技飞速发展,又有谁敢保证摄影的有些功用不会被新事物取代!
 在2014年的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四月风组织的活动中,王久良老师在讲完课程后播放了他最新的作品《塑料王国》,当他打开PPT时,画面上显示的是几个孩子在工厂里玩耍的场景,后来才知道这是他影像作品中的一帧,而并非单纯意义上的摄影作品。加以思索,若谈这种录制的影像与静态的摄影作品那个更适合,在这种题材形式上我会倒向录制的影像。不仅是因为视频简单易懂,更是因为它所包含的信息量更多,更容易给人以启迪。随后了解到摄影作品《人民路》不仅是通过单纯的影像来展出,展出中还运用了多媒体影像。我想问,若看展的人是没有摄影功底的普通群众,谁还会看完多媒体影像后再认真的阅读那些挂着的影像?若猜测准确,说明在这些题材上,静态影像的表现力不足,没有真正的把摄影最特性最重要的精神品质表达出来,从而让它失去了竞争力!(不足只有比较才能看得出)
 若在当代没有把握好这种品质,摄影就会逐渐被边缘化。因此,我们要想方设法的让它充满活力才行。怎样让它永葆活力,那就要抓住摄影某些独占(特有)的精神品质,让它保持竞争力。(本人接触摄影时间不长,不敢妄加断言摄影的独占精神,所以用了某些,咱们可以把它看作一个x品质)
 反观摄影史上那些经典的传世作,若我们拿当下最新的媒介去表达(介绍)当时的事,尽管可能会包含更多地信息,更有存档价值,但却代替不了影像的知觉价值,它依然是经典。我们可以设想,若FSA计划采用的是录制的形式去完成,当那些录制的影像与那些拍摄的经典影像(如兰格拍摄的《流浪母亲》)同时展出,普通人(不了解摄影的人)还会不会去认真阅读那些被定格的影像。当下关于报道贫困儿童的电视节目一抓一大把,为什么《大眼睛女孩》仍然还存在价值?因为它成了一个符号,这个符号是摄影专属的。这就一再提醒我们,要抓住摄影最本质最特性的东西,抓住其他媒介抓不住的东西。只有别人(其他手段)无法(或不是最佳的)完成,它的价值才会显现。
 如何把握独有的摄影精神,就要抛开它的功用去研究它的本体。这并不是对摄影功用的否定,而是让摄影更单纯,让这种精神更加体现摄影的语言本质。只有研究好摄影的语言本质及其精神,才能更好的为社会服务,为本我服务。现在讲传媒革命之后的摄影,就是让摄影提炼其精华,不要做其他媒介可以做的更好的事,只做其他媒介做不到的事!
 在当下社会景观之下,喷井式的出现了一大批“摄影家”,在科技不断发展之下,部分“摄影家”的种种问题不断的暴露出来:当人人都能拍出唯美(亦或风光)的照片(相机功能),这些风光(亦或唯美)的摄影家该何去何从?当整个报到领域都被新媒体占据,那些没能抓好摄影精神的纪实摄影家又该怎么办,在自己的圈里自娱自乐?现在很多摄影评论家评论社会纪实摄影时,只看是否有了一定的深度,只看是否具备社会价值,往往仅此忽略了摄影的语言运用问题。要是只注重内容,忽略了摄影精神,干脆别当摄影家了,做社会学家不是更好!要知道好的作品是永恒的,而非近在当下。
 传媒革命之后的摄影该如何走,个人以为回归摄影的独占(独特)精神才是大方向,只要运用好这个精神,影像的肉体就有了,然后再向其注入灵魂(内容),影像就活了!摄影也因此能获得它应有的历史地位。
 后记:学习摄影两年多来,能看得出每天都在改变,对摄影的认识是不断在变。我相信,在变化中能得到成      长!以下是我      理解的摄影精神,希望各位老师指教:摄影精神有很多,比如瞬间,真实等等,而起    独占(独有)的精神却只有一      个,那就是瞬间。摄像可以做到真实,但它却缺少真正意义上的瞬间    性;绘画可以做到画一个瞬间,但它又缺乏信      服力。我们理解这个精神很简单,把它运用好却很        难。这要求画面有最棒的瞬间,而这个瞬间又必须带有感染力;      这个感染力不仅要有外在的感染        力,还要有内在的感染力;这个内在的感染力还必须有重大社会思想。可想让内在      感染力与外在感    染力合成一个瞬间有多难!
评论区
最新评论